业界热点
“历史”再促武侠小说出版新类型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3-02 19:10

历史背景在武侠小说等文艺作品中颇为常见,但类型文学的生命力在于创新。如果没有李寿民(还珠楼主)的出现,武侠也许还跳不出清代侠义小说的格局;如果没有梁羽生、金庸,也许也难以成就现代武侠的繁荣。新武侠之后,创新的方向何在?武侠作品有否可能迎来另一个辉煌时代?

历史武侠小说引业界关注

近日,当71岁的上官鼎(刘兆玄)在三联书店于北京举办的新派武侠小说《王道剑》新书发布会上说:“当刀斧临头的时候,像方孝孺、铁铉这些真实的历史人物,虽然没有武功,但他们的那种大侠大义,与金庸书里的那些侠之大者相比,难道逊色吗?”许多现场读者为之喝彩。

三联书店总编辑翟德芳表示,“‘王道剑’是书中的一套剑法,也是小说主人公在成长过程中,通过对社会、人性不断认识而体悟、提炼出来的。作品加入了近年历史学者最新考古发现,还运用许多历史史料,在书中描绘了一个‘乌托邦’式的社会,渔樵耕读各安其业,没有暴力和霸道,人们和谐相处,尊重自然。”和众多武侠小说虚幻的历史背景不同,《王道剑》将侠骨柔肠和扎实的历史探秘结合了起来,该书以一段历史悬案引出武侠传奇,讲述了明初“靖难之变”背后的江湖史事,,创造了一个与真实历史环环相扣的武侠世界。

近期,不少武侠作品均采用历史纪实的手法来表达情节。也有业界人士认为,这是新派武侠的复古。但与历史元素并不鲜明的玄幻新派武侠作品相比,并不影响读者对于这一类作品的兴趣激增。凤歌的《沧海》就曾引起不少读者或历史学界人士对其作品历史细节的争论。其实,无论武侠小说还是诸如历史小说等,它们所包含的历史观经常会引起人们的热烈讨论,不仅小说如此,历史也同样如此。

为什么说武侠小说中历史因素越发被读者重视?这跟武侠小说作为文学的使命与责任有关。江南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蔡爱国认为,纵观古今中外被奉为经典的小说,绝大多数都体现出一个共同的取向,对于人的生存状态及人的命运的思考。人物关于现实的认识带有历史积淀的痕迹,人的一切社会意识都具有历史性。历史观是人的世界观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。读者喜欢看小说,而且尤其喜欢看武侠小说,在相当程度上由此驱动。武侠小说作为文学的一种,它同样也要探讨人生和命运的问题,而武侠小说如果涉及历史却没有建立历史观,则是暴殄天物。

武侠由“想象”转向“历史”,并非偶然现象。近年来颇受欢迎的武侠作家、影视编剧徐皓峰(其硬派武侠小说《道士下山》(百花洲文艺出版社)自出版以来即长期位于卓越网武侠类图书销量排行榜第一位,超过了《沧海》、《九州》等图书销量)在接受采访时曾道出心声:“当今读者对武侠类作品的阅读需求发生了变化,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历史的准确性与真实性。因此我写作的核心不是想象,而是采访当事人和查阅历史文献,更加注重作品的社会性、历史性和知识性。”

据了解,徐浩峰作品《逝去的武林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)披露了珍贵的史料和拳理,记录了形意拳大师唐维禄、尚云祥、薛颠的弟子李仲轩口述的真实的武林。该书在未出版前已轰动国内外武术界,初版即成为畅销书,起印1万册,3个月就销售了3万册。其后作品《道士下山》、《武士会》也均采用这种纪实的写作手法,并不是凭空利用创造力,而是在写现实。例如小说中的武功,一般也都可以在现实中实现。据了解,《道士下山》出版后,不仅销量上佳,一些章节还曾被直接挂到全国性的武术网站上,作为专业资料流传。

剑走偏锋的武侠新类型

如今早已封笔,曾写作《风雪载英雄》的武侠作家张闻笙认为,武侠小说是“仍然健在”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,蕴藏着极大的文化信息含量。但如果主要把武侠作为正义伦理和武学文化菁英的保留,是远远不够的。发挥更多武侠小说的现实意义,也是如今不少武侠作家所追求的创作之路。刘兆玄表示,历史、武侠与王道是《王道剑》的三大主轴,凡是作品跟历史相关的部分,他都尽其所能让它忠于历史。历史学家许倬云评价《王道剑》,“其历史背景,是明成祖与建文帝之间的斗争;所有的故事发展,于‘靖难之变’有相当详细的叙述,不少描写具有颇为珍贵的历史价值”。

曾于2008年在天涯论坛连载并引发关注的《剑桥倚天屠龙史》后由凤凰出版社出版,从书名就可以看出,该书是对“剑桥中国史系列”的戏仿。该书在喜爱武侠的人群中引起了不小反响,许多读者表示该书正是一部极富新意的武侠作品。书评人申海表示,“作者用最严肃的历史叙事笔调来书写最荒诞不经的虚构情节,使得武侠小说改头换面,打入历史的殿堂,从而完成了一次完全不同的文字叙说”。

毫无疑问,历史性是该书最大的特色。凤凰社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该书征引《元史》、《明史》、《元代农民战争史料汇编》等各种文献,不但勾勒出从南宋后期到明朝创立这一时期武林的历史,而且颠覆了近200年间的中国历史。

《剑桥倚天屠龙史》的热销,也带来了新垣平新作《剑桥简明金庸武侠史》(长江文艺出版社)的出版,该书同样是关于中国武侠世界的一部虚拟历史研究。豆瓣书评人卢十四这样评价该书,“历史不仅是曾经发生过的客观事实,它还是关于历史的一切论述在每个人心灵上的投射。这部《剑桥金庸武侠史》补全了金庸迷的心灵史。”据出版方透露,目前两书销量仍在走高,仍有不少读者会专门询问图书情况。新垣平在仗剑天涯论坛也表示,目前他正在写一部“武侠”小说,写得很过瘾。

有学者认为,用历史的宏大身架来包装武侠小说,跟以小说的形式来解读历史,在手法方面有很大不同。用小说来叙说历史,更重要的是故事的讲法和故事本身,叙述时不宜过多地引经据典,这好似用剑,讲究轻灵。也许正如金庸封笔小说《鹿鼎记》不像武侠更像历史一样,现代新“武侠”在保留中国侠文化阳刚审美、正义伦理、私力救济等基本元素的基础上,武侠内涵已悄悄延伸,重新认识武侠类型性质,试图冲出围城以便为武侠小说在将来厚积薄发的必经之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