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点关注
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:“高大全”导致定位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3-02 18:25


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最早是叫全国书市,以图书零售为主,后来加进订货的功能,到现在为止,它发挥的主要作用还是在图书零售和订货这一块,为供应商和销售商提供一个信息交流和图书订货的平台。这些年来这一工作是比较突显的。历届全国书市的活动中,我印象最深的,是由中国出版集团倡导和发起的“读者大会”,它把读者平时很难见到的知名作者和作家集中在一起,和读者进行面对面交流。它的意义在于通过书市来聚拢人气,对于全国书市来说,人气的核心就是读者,而书市本就应该成为读者的一个节日盛会。

虽然现在有些人认为书博会对图书发行的作用已经不再重要,意义不大,但我认为它是非常必要的,尤其书博会在不同的地方举办,这就相当于我们在推广和倡导阅读,崇尚知识这个火种就在一个地方播下来了,然后它就会逐渐传播开来。对于消费者来说,很多习惯的养成都是因为一些大型盛会的推广和推动,尤其是又有那么多名作家、名人亮相,这对于读者阅读习惯的培养,以及当地创造书香文化氛围起到的作用是别的活动替代不了的。试想,如果取消全国性的大型书博会,我们整个行业永远就会处于一种无声无息的状态,对行业的发展会很不利。现在,可能是类似的活动多了,比如北京订货会刚刚结束,接下来又有各种各样的订货会,实际上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有那么多的新书出来,因此导致订货的功能减弱。比如,北京订货会有订货功能,BIBF也有,各个省自己举办的活动如上海书展、南国书香节也有。如果一年只有一次这样的活动,它肯定是很必要的。

任何一个展会的定位都很重要。实际上,全国书市原来不订货,只是零售图书,出版社最早是不参加全国书市的,它只是把书发给书店,由书店摆摊零售,书市期间相当于读者的购书狂欢节。像香港书展就是以零售为主,不包括订货和版权洽谈这些功能。但我们一做什么事就想着做“高大全”,试想一下,如果都做成“高大全”,一年一度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也是订货功能,就和全国书市重合了。全国书市改成全国图书博览会的时候,有人提议进行版权交易,那又跟BIBF重合了。做一个极端的设想:如果每个展会都做成“高大全”,功能都一样,这一年三大展会干同样的事,意义何在?就要把书博会做成全国读者的购书狂欢节,不仅让全国的出版社期待,尤其是要让全国读者也期待。书博会现在是分省举办,三十多个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,一个一个轮下来,得三十年才轮一次,那它是多还是少?所以,关键是定位要准确。

每年当这样一粒火种撒下以后,各地读书的氛围、书香文化的社会氛围就形成了,而且当年轮不上书博会的绝大多数省份也有自己的书节,比如上海书展是以零售为主,广州也是,江苏也有自己的书香节。这些书香节都集中定位在服务读者,提供比平时更多的品种。像西单图书大厦那样的大卖场,连文具都算上,最多卖20多万个品种已经了不得了,而一个书市可以做到提供50万品种的图书。而且,读者可以享受比平时更多折扣性的优惠,甚至有礼品的回赠,然后再能享受跟名作家、名作者的见面和签售,这就会使得爱书的人每年都盼着这样的机会。各地各省的书香节也是如此,定位准确,功能聚焦,这对于在全国范围内书香社会的营造,对阅读的推广,培养对图书的热爱,都是必须的因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