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火英雄的数字人生 “火焰蓝”一周年送他们上热搜

上海信息网 刘迅2019-11-08 17:41
浏览

  2019年3月,四川凉山木里特大森林火灾,27名消防队员和4名地方扑火人员殉职。牺牲的消防员中有两名“00后”。

  2003年,湖南衡阳的衡州大厦发生特大火灾,20名参与灭火的消防员牺牲。

  2015年8月,天津滨海新区爆炸,超过百名消防员在救援中牺牲。

  ……

  这是一组沉痛的数字,背后是一群迎着凶猛烈火逆行的身影。

  消防员的伟大在于,我们平时不会想象到他们的存在。一旦了解到他们的消息,多半是他们与伤亡擦肩而过的时刻,甚至以告别的方式被大众认识。

  有人说,消防员是和平年代最危险的职业。

  在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组建一周年之际,记者走进福州、武夷山两地的消防救援队伍和森林消防救援队伍,邂逅一位位坚毅勇敢的“蓝朋友”。透过他们的故事,我们或许会更深刻地体会到,消防员所经历的生死一线之外,鲜为人知的酸甜苦辣。

  烈火英雄的数字人生

  发生火灾,找消防员;头卡在铁门里,找消防员;掉进下水道,找消防员。哪里有困难,哪里有他们。消防员离我们很近,但很多故事,却不为我们所知道。

图为消防员模拟地震救援。 王东明 摄

图为消防员模拟地震救援。 王东明 摄

  “人肉担架”鞠丰谦:

  今年是鞠丰谦当消防“兵”的第九年。“不要急,我们下来救你了。”“你别怕,一定不会让你有事!”年初一段2分40秒长度的视频在网上走红,让鞠丰谦上了头条。

“人肉担架”鞠丰谦

“人肉担架”鞠丰谦

  2019年2月16日,福建福州仓山区楼房倒塌,一名女子被压在废墟下,她身下的石子将后背磨得生疼,为了减轻她的疼痛,鞠丰谦甘当“人肉担架”,配合队友将女子运出。

  当时为何要挺身而出,他说:“当时我是我们那组的组长,正常也应该是我下去。”

  鞠丰谦从小就很对入伍充满向往,“觉得很帅”。当兵后,被分到消防,他在心里抱怨,“为什么扛的是水枪,不是枪”。

  但随着各类救援的参与,他意识到:“枪不枪的不重要,都是一种奉献。”

图为消防员在废墟里探寻生命。 王东明 摄

图为消防员在废墟里探寻生命。 王东明 摄

  “黑脸教头”黄谷霖:

  福州森林消防大队队长黄谷霖有个外号,叫“黑教头”,不仅是因为其训练暴晒带来的黝黑皮肤,更是因为其严厉的训练。黄谷霖视这称谓为一种褒奖。“平时多流汗,战时才能少流血。”

福州森林消防大队队长黄谷霖。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

福州森林消防大队队长黄谷霖。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

  消防员每天7小时的专业训练时间与1小时的体能训练,即使遇上雨天也是“雷打不动”。每年还有不少于13天被拉到生疏的环境进行野外驻训。

  5千米体能训练,大纲23分钟及格,黄谷霖将及格要求提到21分30秒内。“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人说我是黑脸教官,甚至叫我变态大队长的原因”,谷霖自嘲。

  为了锻炼队员胆量,黄谷霖会让他们晚上上山去抄墓碑上的字。他说:“我宁可让队员平时训练时骂我,也不能让他们战时恨我。”

图为消防员空中利用绳索快速通过。 王东明 摄

图为消防员空中利用绳索快速通过。 王东明 摄

  不久前,黄谷霖看了电影《烈火英雄》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,“不是因为片中那些升格镜头或煽情画面等影像有多么感人,而是影片中逆火而行的消防英雄,正是我和队友们的真实写照。”

  黄谷霖动情地说,人们在面对灾难时第一反应便是逃离,而消防员永远是逆向而行的可爱之人。